您的位置: 汉沽信息港 > 健康

中国不刻意求一股独大亚投行倡导互补而非竞

发布时间:2020-07-01 18:34:10

中国不刻意求一股独大 亚投行倡导互补而非竞争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迎来新的成员。

印尼财政部长班邦(Bambang Brodjonegoro)日前表示,印尼早将在北京APEC会议举行期间宣布决定加入亚投行。“我们将加入。(佐科)总统已经表明他的同意。” 班邦在接受采访时说。

一年前,正是在印尼访问期间,中国国家主席宣布中方倡议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表示,为促进本地区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方“愿向包括东盟国家在内的本地区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同样在去年10月,中国国务院总理在出访东南亚时也倡议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经过一年的筹备,10月24日,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的2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签署了《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间框架备忘录》,共同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但未来亚投行的成员并不仅限于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的21个国家。中方表示,亚投行是一个开放、包容的机构,所有致力于亚洲区域和全球经济发展的国家和经济体均可申请亚投行的成员资格。

作为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亚投行将按照多边开发银行的模式和原则运营,重点支持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

五次多边磋商会促成亚投行

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发展过程中,融资困难成为一个主要挑战。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显示,年间,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需求仍存在8万亿美元资金缺口。

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表示,当前成立亚投行非常必要,对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是多赢选择。对于本地区发展中国家而言,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保持经济持续稳定较快发展;就本地区整体而言可加快互联互通,不断增强自我发展能力,为经济发展注入持久动力;对于发达国家而言,则能够扩大投资需求,拉动其经济复苏;同时,也有利于扩大全球总需求,促进世界经济复苏。

在亚投行倡议提出之后,今年1月24日,中国与十多个有兴趣的亚洲国家举行了筹建亚投行次多边工作磋商会议,就筹建亚投行的框架方案交换了意见。3月28日,第二次多边磋商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亚洲地区15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了磋商会。

6月10日,第三次多边磋商会在上海举行。来自22个亚洲国家的代表出席会议,就亚投行的宗旨、业务重点、资本金规模、治理结构等核心要素进行了深入探讨。8月7日,第四次多边磋商会在北京举行。

9月27日,筹建亚投行第五次多边磋商会在北京举行,21个有意愿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的亚洲国家派代表团参会。各方就筹建亚投行的间框架备忘录草案终稿达成了共识,并确定了一些核心要素。

10月24日,21国代表在北京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它们分别是孟加拉国、文莱、柬埔寨、中国、印度、哈萨克斯坦、科威特、老挝、马来西亚、蒙古国、缅甸、尼泊尔、阿曼、巴基斯坦、菲律宾、卡塔尔、新加坡、斯里兰卡、泰国、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

出席备忘录签署仪式的新加坡副总理尚达曼表示,亚投行的建立具有里程碑意义,必将有力促进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和长期发展繁荣。

亚投行按照“先域内、后域外”的原则进行筹建。目前签署备忘录的国家均为亚洲域内国家。作为亚投行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它们将参与亚投行章程的谈判。预计各方将在2015年内完成章程签署和生效工作,使亚投行能够在2015年底前投入运作。

在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签署之后,那些认同备忘录内容并经现有意向创始成员同意后的国家和经济体,也可以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参与到亚投行章程的谈判过程。

筹备亚投行备忘录明确,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左右,实缴资本为认缴资本的20%。

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说,意向创始成员同意以国内生产总值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因此,中国将持有股份。他表示,中方出资比例达到50%,是表明中国对亚投行的强有力支持。但中国在亚投行并不刻意寻求“一股独大”,随着亚投行成员的增多,中国的占股比例会相应下降。

在具体治理结构上,亚投行包括三层结构:理事会、董事会和管理层。理事会为银行的权力机构。在运行初期,亚投行设非常驻董事会,每年定期召开会议就重大政策进行决策。

缺席者

在亚投行备忘录签署时,亚太地区的四个主要经济体日本、韩国、印尼和澳大利亚缺席了签署仪式,其中印尼是东盟(ASEAN)10个成员国中的缺席者。有报道称,美方曾要求其盟友谨慎考虑加入亚投行。

一位印尼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印尼之所以缺席与新一届刚刚上任有关。总统佐科刚刚在10月20日宣誓就职,他的内阁名单则在10月26日才正式宣布。

虽然错过签署筹建亚投行的谅解备忘录,但印尼仍与中方在这一议题上保持接触。在中国外交部长王毅11月初访问印尼期间,佐科明确表示印尼支持建立亚投行。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在亚投行的筹建过程中,中方与澳大利亚、印尼、韩国、美国等国家一直保持着沟通和磋商。

韩国此前与中方就筹建亚投行进行过数次磋商。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方面表示将继续研究是否参与亚投行,可能将在明年上半年做出决定。10月22日,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崔炅焕表示,若韩中双方能通过对话缩小在一些问题上的意见分歧,韩国并没有不加入亚投行的理由。

在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签署当天,澳大利亚财政部表示,澳大利亚尚未决定是否加入。在启程前往北京参加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希望加入亚投行,但附有一定条件。“我们还没有决定不加入。我们希望加入,但我们希望加入的是一个多边机构,而不是由中方拥有和运行的机构。”

阿博特表示如果备忘录内容能够进行调整,明确会有像世界银行那样的管理机制和透明度,澳方不仅将加入亚投行,也会鼓励日本、韩国和美国加入。阿博特表示澳大利亚希望就此展开更进一步的讨论。

据《日本经济》报道,美国和日本与亚投行保持一定距离。这是因为日美已经主导设立了亚洲开发银行。日本认为亚投行的作用和理念不明确;美国则认为这是中国在向现有的国际金融秩序发起挑战。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Jen Psaki称,国务卿克里已直接向中国和其他伙伴表明,美国欢迎建立亚投行的想法,但美国强烈呼吁其达到治理和透明度的国际标准。

楼继伟此前表示,亚投行将充分尊重和借鉴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在治理结构、环评政策、保障条款、采购政策等方面的有关标准和好的做法,制订严格并切实可行的高标准保障条款。

他同时指出,现有多边开发银行也在对其保障政策中过于繁琐、不切实际及与业务关联度不高的一些做法进行改进,亚投行将避免重复这些问题,以降低成本和提高运营效率。

互补而非竞争

在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签署当天,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对亚投行表示欢迎。他说,自这一构想提出之后,中国和世界银行一直在进行磋商。由于亚洲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短缺,亚投行的成立值得欢迎。“我们能和他们有很好的合作。”金墉说。

在被问及世界银行是否感受到了威胁时,金墉的回答很简单:“不,我看到的是共同投资。”

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此前表示,中国将一如既往地支持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并将推动亚投行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合作,相互补充,共同促进亚洲经济持续稳定发展。亚投行成立以后,将通过联合融资等方式加强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合作。

“由于定位和业务重点不同,亚投行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是互补而非竞争关系。亚投行侧重于亚洲基础设施建设,而现有的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则强调以减贫为主要宗旨。”楼继伟说。同样在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签署当天,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发表声明称,一旦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建立,亚行准备考虑与其开展“适当合作”。中尾武彦称,考虑到亚洲对基础设施的巨大融资需求,建立亚投行从而提供更多资金用于基础设施投资是可以理解的。“我理解它,但并不欢迎它,我也不感到担忧。”中尾武彦说。

今年5月,中尾武彦曾在另一份声明中说他非常乐意与中方就亚投行展开合作。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副首席代表杨丹此前也表示,亚投行和亚行的关系是互补,而且是伙伴关系,不是竞争关系。

亚行成立于1966年,由日本主导,日本和美国是的股东。自创立以来,亚行历任行长均由日本人担任。


南通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吉安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雅安治疗白癜风医院
鄂尔多斯白斑疯医院
聊城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