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汉沽信息港 > 健康

海蓝小说午夜惊魂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2:54:40

靠山屯生产队坐落在伊通河畔,队里有百分之八十的土地是河套地,全部种植着苞米、高粱、大豆和小麦等大田作物。  一九七五年五月中旬的一天夜晚,靠山屯的男女社员们早已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此刻,家住屯东头的老鳏夫张万千,却是异常兴奋,难以入眠,这是为什么?  今年五月初,大队决定调整种植结构,将伊通河沿岸五个生产队的河套地全部改建成水田,种植水稻。这其中,阻挡着这一重大工程的障碍,就是随处可见的坟墓。为此,大队首先号召各个社员家起(平)坟(有主坟限期起到生产队指定的撂荒地或山岗埋葬;无主坟则全部平掉坟头)。  待到开完广播动员大会,广大社员雷厉风行、闻风而动,很快就掀起了“起(平)坟”的高潮,终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任务,受到了大队的广播表扬。  起初,靠山屯生产队老积肥员张万千发现各个社员家起罢坟,潮湿、腐朽的棺材板子(起坟时,尸骨另用木制的小棺材或者大纸壳箱盛装)全都丢弃在坟坑边,不禁心花怒放、欣喜若狂,道:“如今柴火金贵,青黄不接时柴火也奇缺呀!现在我把这些棺材板子捡回去,晾干,劈成木绊子,剁成柴垛,苫好。等到雨季来临后,这不不就是很好的烧柴吗?”这样决定后,他便付诸行动了。  光阴似箭,时间一晃半个月过去了。  这期间,张万千只要一有空闲时间,便手拎麻绳,肩扛扁担,接连不断地到各个坟坑边往回捡棺材板子,乐此不疲。  张万千年逾半百,平时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灶王爷铁腿肚子,人走家搬”,哪里还有什么顾虑呢?一句“我不相信迷信”的话,完全可以表达张万千坚定的立场和态度。至于说“棺材板埋汰”或者“膈应人”什么的,他只当耳旁风,不予理睬,照例是起早贪黑,干得热火朝天。  时至今日,张万千家里的棺材板子堆积如山,足够烧半年了。就在他挑回一趟棺材板子时,已经是黄昏了。  吃过晚饭,张万千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躺在炕上辗转反侧,久不能寐。直至夜深人静,他才迷迷糊糊地合上了眼皮。  待到张万千一觉醒来,已是午夜时分。  就在张万千翻了个身,准备重又睡去之际,忽听窗前有“悉悉索索”的响动,他顿时提高警惕,道:“莫非有人进院偷柴火来了?”于是,张万千一“骨碌”坐起来,用手捅破窗户纸,再掏个小洞,单眼掉线往外看,只见朦胧的月光下,两个身穿白衣、裤的中年人正在柴垛边蹦来跳去,小声嘀咕着什么,极难听清楚。  待到张万千侧耳细听时,只听其中一人怨气十足地道:“倒霉呀!咱们家没搬完,竟然遭遇盗贼了,真可恶!”  另一个人听了,赶忙附和道:“可不是咋的,咱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来找去东西全在这儿,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我看咱们还是……”  接下来,那二人又开始嘀咕些什么,张万千再也听不清楚了。  继而,张万千暗自苦笑道:“闹了半天,这段日子我纯属是在偷鬼东西,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这不是……”  想到这儿,张万千不禁毛骨悚然,内心狂跳不已,脊梁骨直冒冷汗……  于是,张万千赶紧躺下来,抓起棉被盖在身上,继而将头缩进被内,两手紧紧地攥住被角,大气不敢出一口。  不知过了多久,张万千的被子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人也快要窒息了,他这才把头探出来。  待到张万千再次凝神细听时,窗外依旧如此。  继而,张万千又吓得躺下了。  此刻,张万千的脑海里只想着这样一个问题:“怎么办?现在我该怎么办?”  忽然,张万千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内心惊喜地道:“对了,现在我用炮仗驱鬼辟邪!”  这样决定后,张万千悄悄地下了炕,摸黑翻找出去年过年时留下的几个炮仗,然后蹑手蹑脚地来到外屋,猛地推开房门,随着“啪、啪、啪……”几声炮仗声响过,那两个鬼仿佛突然从人间蒸发掉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待到张万千插好房门,放心地返回里屋,正要上炕睡觉时,却见院子里重又响起了那两个讨债鬼的嘀咕声,张万千的心一下子坠入到了恐怖的深渊……  接下来,张万千竟然是手持菜刀,瞪大眼睛死死地盯住房门,提心吊胆地苦熬着,苦熬着……直至邻居家的雄鸡报晓声传来时,那两个鬼才从窗前彻底地消失了。  待到天亮后,张万千猛然发现昨夜不知何时下起了雾。现在已是大雾弥漫,能见度极低,满世界都是银白色。  吃过早饭,张万千赶紧用车把那些棺材板子全都拉到屯外的十字路口处,悉数烧掉了。继而,他又烧了一大捆冥钱,边烧边道:“从前我拿了你们的东西,现在如数奉还,你们可千万不能再怪罪我啦!”  自此,一切平安无事。         共 173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是否会影响性生活你知道吗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