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汉沽信息港 > 旅游

永不褪色的爱恋7z

发布时间:2019-06-19 01:33:42

永不褪色的爱恋

清晨,冷冷的寒风吹乱了我的长发,也扰乱我的心。

九点,我和涯相约在刺桐花书屋,一个极其浪漫、诗意的名字。也许,冥冥之中注定我和涯相见,犹如这店名,多一层缠绵与伤感。

买一包瓜子,本想坐下来,慢慢剥,静静等待涯的到来。到时再把剥好的瓜子递给他,让他知道我等他有多久。

刚坐下,眼光扫视店门口。突然,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映入眼帘。

不约而同,我和涯都提前半小时到达约定的地点。此时,书屋还未营业。

我戴着一个休闲帽,故意把帽檐拉得低低的。走到涯的身旁,很近很近,涯还没认出我。

涯进了旁边的小吃馆,我也跟进去。真是的,到现在还未认出是我,欠揍!正准备把我的背包甩向涯时,也许是感应,涯弯下身,斜着头,看着我,调皮地笑了,我也跟着傻笑。

“你不是说九点才到的吗?怎么,想我,睡不着啊?”我喜欢用这样调侃的语气。

“是啊!我怕你等不急了,不理我。”涯也学着我的语气回竟道。

其实,我和涯是心照不宣,又何必多问呢。

“涯,找个地方聊聊吧。”我深情地望着涯,“好想好想和你说说话。”

我们进了一间休闲馆,光线暗淡,音乐轻柔。靠近门的地方,有一帘长长的紫色珠子,看到它,我想起《一帘幽梦》的女主人公紫菱。她情感细腻,性格单纯,整天生活在自己的梦想之中,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够拥有一份理想而又完美的爱情。我发觉自己和她有点像,也是一个爱做梦的小女人。

“荷,我们坐这里吧。”涯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

涯选择一个离落地窗较远且光线中等的位置,坐在这,可以边喝带点苦味的咖啡,尽情品尝其中的味道,就像品尝自己人生的味道。

透过玻璃,可以看到街上的一切,屋外的喧哗与屋内的宁静,形成了鲜明对比。站在屋外,我只感受到人们为了生计而四处奔波,沉重的步伐,疲惫的眼神。而在这,听着轻音乐,闻着咖啡杯中袅袅腾起的香味,身心放松到极点,心中那根脆弱、敏感的神经,不经意间被撩了起来。

我们相对而坐,看着涯,我竟然说不出话。在来的路上,我准备好一大堆的话,可此时,竟不知从何说起。

涯看着我,我看着涯,四目相对,竟无语。

一切都不用说,而一切都正在说。

我索性用手托着下巴,细细端详多年未见的涯。见我这样看着他,涯不好意思笑了笑,目光移开我的视线。涯一如从前,瘦弱,羞涩。可他给自己的评价则是玩世不恭,然而在我面前更像一个长不大的大男孩,尽管涯比我整整大6岁。

涯终于打破这种无声的气氛。“你什么时候离开?”涯显得有点急切。

“你能给我多长的时间?”

“我10点左右吧。因为下午领导有个讲话,我必须准备演讲稿。”

“嗯。”

听着涯的回答,隐隐有些难过。我们只有几十分钟的时间,相聚竟是如此的短暂。这让我想起以前和涯在一起的日子,每次相聚,时间对我们来说,永远是个宝。

分手后,涯在 上质问我,为什么我们在一起从未吵架?我要怎么来回答涯的这个傻问题呢。相聚是美好的,又何必在这美好的时光里用吵架来填满。涯,你知道吗?其实,我也有脾气,只是站在你面前,我只想带给你快乐,带给你幸福。也许这是我们人生的缺憾,从未看到生气的对方。

我们聊着些漫无边际的话题,东拉西扯,谁也没提起过去的事。往事还要再说吗?不用,它就在我和涯的记忆里,永远清淅,永远不会忘记。

“10点了吗?”

“没有,还差十几分钟呢。”涯看着,对我笑了笑。

时间竟是如此飞快,此时此刻,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时间的流走,一如朱自清先生所写的《匆匆》。

相聚意味着离别,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环顾四周,把这样的场景存在记忆里吧。一抬头,不经意间,看到墙上的闹钟,此刻已是10点15分。一愣,涯不是说还有十几分钟才10点的嘛,怎么?哦,我全明白了,涯也舍不得我走,那怕多停留十几分钟也好啊。

浓浓的,久违的幸福感爬上心头,然而马上又被离愁别绪占满了。今日相见,不知何年何时再相叙,是明年还是白发苍苍?想到这,再也不敢往下想,只觉得胸口一阵阵难受,泪水不争气地滚下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曾经的甜言蜜语,曾经的山盟海誓,曾经的爱恋。我以为它会随风而散,飘到心灵的深处,落在一个不易察觉的角落,永远成为历史,成为人生中的故事,永远不会再有心动的情愫。然而在这一刻,它土崩瓦解,千言万语只有用无声的泪水来表达。

涯轻轻移过来,递给我面巾纸。温柔北京治疗癫痫医院地问:“你怎么啦?没事吧?”

我净摇头,不知说什么好。红红的眼眶分明告诉涯,我很难受。

我顺势把上半身轻轻地放在涯的膝盖上,这是我以前喜欢做的动作。既不失文雅,也不失浪漫。涯没有拒绝,很轻、很慢地抚摸着我的长发。

“你的头发好像比以前长多了。”

我静静听着涯的声音,此时,我觉得这是世上美妙的催眠曲。

“真是个爱哭的小丫头,真拿你没办法。”

毕业美人计优雅转身这就够了,在这一瞬间,我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我和涯的爱情从未消失。爱是一种摸不着看不见的东西,可此时,只要我一伸手就能把它抓住。我永远是他心里的小丫头,他永远是我心里的大男孩,尽管我们都有各自的一个家,尽管我们天各一方,尽管我们不常联系。

“涯,我们该走了。”

“嗯。”

在起身的时候,涯很自然帮我拿起背包和外套。虽是一个不能再小的细节,却让我倍感温暖,涯在我面前,一如从前的体贴。

我们一前一后走出休闲馆,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有一步之遥,然而今生,这小小的一步再也跨不过去了,再也跨不过去了。

也许只有离开了,才能体会到原来彼此的重要。

也许只有离开了,才能保存我和涯这份爱情的美丽。

也许只有离开了,到我们年老时,爱情依然是爱情,永远不会变成亲情或友情。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挥手,对涯说再见。

就在我将要迈上公共汽车的车门时,蓦然回首,看到涯的眼睛,里面包涵着太多的内容。这样的眼神,只有我懂。

我也不知自己是怎的,突然一转身,给涯一个轻轻地拥抱,涯的脸烫烫的。涯张大嘴巴,继而甜甜地笑了,涯有点受宠若惊。是啊,即使以前也不曾在大众之下,做这等亲密的动作,更何况是现在呢。我不知道自己是那来的勇气,也许感觉再次相见的机会实在是太渺茫了。

涯,我走了。

看着车窗外的涯,泪水又一次滚落下来。涯说得没错,我真是个爱哭的小丫头。

一分钟后,涯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们又将回到各自原来的生活,互不干预,互不关联,可却相互牵挂。

涯,你知道吗?我到现在依然爱你,只是这种爱少了欲望,少了生活琐事的烦恼。我只想你过得好,每天和你的她恩爱如专讲继发性高脂血症初,然后再生一个小宝宝,享受天伦之乐。

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公众号微商城
微店电脑版官网
微信小程序从哪里登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