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汉沽信息港 > 育儿

舌尖上的安全如何保障

发布时间:2020-07-02 09:04:31

舌尖上的安全 如何保障?

近日,备受关注的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对外正式公布,文件将“完善国家粮食安全保障体系”放在了位,并从强化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建立农业可持续发展的长效机制、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构建新型的农业经营体系、加快农村金融制度创新,以及健全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改善乡村治理机制等多个方面,全面部署深化了农村改革工作。那么,这份文件将为未来的农村、农业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国家粮食安全保障体系将如何进一步完善?加快农村金融制度创新,农民怎样获得更多的金融支持?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微博)、着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中央一号文件》连续十一年聚焦三农,靠什么才能端牢中国人的饭碗?有职业能力的新型农民该如何培育?

郑风田:要提高粮食主产区的收益让种粮的农民真正有收益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今年一号文件应该有两个值得关注的内容。,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重大决议有关涉农的在一号文件怎么去落地?第二,今年的一号文件和过去相比,它有什么新的亮点、新的看法、新的提法?从这来看,因为它把整个粮食安全作为一个核心,我想大家也感到很疑惑,因为整个从国际上来说,这几年并没有出现大的粮荒,或者是价格波动,我们国家基本上也是风调雨顺。那么为什么这样?大家都在好奇。我想可能有以下一些问题:一方面就是我们过去粮食安全的各种提法有待进一步的确认。举个例子,我们过去把大豆也包括为粮食了,按这样一算,我们粮食自给率早已跌破90%了。但实际上在国际上,一般的大豆是作为油料,不应该作为粮食,所以这一次一号文件提出口粮安全,然后就把大豆排出去。还有粮食安全的各种叫法,比如如何提高粮食主产区的收益,如何让种粮的农民真正有收益,还有很多做法。过去有些人知道有承包地,我即使要到城市打工去了,可能这个粮食直补还能拿得到,未来的补贴可能是真正你给国家交的粮食多了,你种的粮食面积多了,你可能得到更多的补贴。

另外,过去粮食主产区也就是财政穷县,我们国家这几年有一个很让人担心的地方,越是富有的地方,它把土地都用来重城市,重工厂,重房子去了,粮食在降低,那么粮食向这些不适合粮食生产地区转移,所以出现了一些富裕的地方的非粮化特别严重,那么这一次可能要一方面,这些主销区也有一些义务,你不能够放弃粮食,你应该有一定播种面积的保证,还应该对这些粮食主产区有一些支持,所以这些是很多的大调整。

张鸿:我们对粮食的需求在逐年增加缺口也随之逐渐加大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它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一个乐观情绪的回应,比如说中国粮食已经十连增了,大家就觉得没问题,是不是基本农田不用保证,也没那么严峻,是不是科技发展了,能够带来增产等等。其实背后的形势还是很严峻的,统计局公布去年的粮食增产是百分之二点几,但其实粮食的需求远远超过这个数字。还有城镇化,那么多农民要变成城里人,我们的饮食结构也在调整,我们对粮食的需求是在逐渐加大的,这个缺口其实也是在逐渐加大的。

我们不要去做伤害的事情,这个伤害有两个层面,一个不要做伤害土地的事情。我的理解,土地为什么要生态化,要生态农业。因为我们对土地的伤害太深了,土地太累了。你如果去欧洲国家或者去美国,你会看到,他们的土地是能休息的,就跟咱们放假一样,干五天能歇两天,其实就相当于土地休假,带薪休假。我们现在是在使劲用,而且还在加大的使劲用,就是你还得放药,抽地下水等等,结果会产生种种的污染,这就带来了第二个伤害,其实就是对我们自己的伤害。

我觉得土地问题其实是农村问题中特别大、特别重要的一块,尤其是对农民本身来说,就是你确权,然后确了这个权以后,这个权怎么能够让我变现?现在其实很多东西可能和原来的土地承包法、物权法有抵触,比如说那个土地是不能够成为工厂的,这个用途你得修法。

郑风田:过去是追求数量现在向追求质量和品质转变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们实际上已经进入到一个什么阶段呢?过去我们可能GDP增长的好了,现在越来越多居民认为,带血的GDP我们是不要的。同样的道理,我们过去粮食也是有点片面的追求几连增,大家都认为几连增背后的,可能是为了增产不惜一切代价的施了太多的化肥、农药,以及太多的添加剂,因为这些农药化肥没有被作物吸收之后进入地下水,那么进入土壤之后实际上对环境造成了污染,生产的食品也是不安全的。所以这一次也是一个很大的调整,就是我们不再仅仅重视数量的安全,更核心的要重视品质和质量的安全,那么过去的一套生产体系都要面临一个巨大的调整。包括我们国土普查部门说的,5000万亩污染的土壤怎么来进行修复。

过去,可能促进农产品的生产是一号文件的核心,那么今年应该放相当一部分力量,我怎么才能够找一些生产友好型的,一些可持续的这些技术、政策,然后让我们的国土不至于不可持续。比如原来的补贴都是去增产,现你把土壤有机质提高了,那可能你也能得到一些补贴。我想可能还是一些观念因为过去的一个惯性,我就是追求数量,现在你突然让我追求质量,追求品质了,那么这样一种巨大的惯性怎么去调整。

在过去,尤其有很多新的品种,它可能就是肥和水越大,它产量越高,而过去这些高品质的品种可能都被淘汰了,因为品质和产量有时候刚好是相反的。再有,你的育种也得调整,你得搞出一些产量不是那么高,但是品质特别好,它有很好的吸收作用。

十八届三中全会打破了很多障碍,那么这一次一号文件又提出这些政策怎么去落实,比如要求相关的部委要赶紧出台具体的操作办法,还有究竟怎么做,你必须要有相对应的配套。所以真正这些东西做好之后,那么农村巨大的这样一种隐形的资产就慢慢可以真正为农民带来一些收入。

郑风田:未来家庭农场成为农村主力后城乡差距就能迅速缩小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这样一个成绩确实不容易,因为前几年还在5000多块钱一年,现在蹦到了8000多块钱了,确实取得了一个进步。但是目前,我们国家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城乡的差距是3.3,3.4,实际上你看欧、美、日这些国家基本上城乡差距差不多,一比一。当然我们国家不仅仅城乡差距,地区差距也很大,然后工农差距也很大,所以缩短他们的差距一方面可能加快城镇化,让更多人能到城市去,这样留在农村的人的经营规模就大起来了。比如以后专业大户,家庭农场能成为我们国家农村的主力的话,城乡差距就可能迅速的缩小。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农村留的人太多,还有一半人在农村,还有相当一部分人虽说在城市工作,但是根还在农村。解决这些问题,未来的中国农民收入才能够彻底的提高。

现在整个农业面临一个全面的调整,比如包括新的经营体系的建立,然后让农村的种粮大户,家庭农场发展起来;另外加快城镇化进程,让更多的人能够离开农村,实现彻底的城镇化。

张鸿:这是一个系统性的改革农村金融要破题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这是一个系统性的改革,包括农村金融等等这些都要破题,包括农业大户能不能有更多的补贴?这个补贴到底是怎么补贴?怎么的补贴?如果我们让农民收入提高,那我们城里人就不要在粮食一涨价的时候,就说粮食应该降价,因为可能城里的低收入人群可能有你所在城镇的补贴。

范智廉:土地改革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汇丰集团主席《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现在势头良好,财政方面运转良好,企业发展、城市化、土地改革、基础设施建设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经济的发展不只对中国以及附近地区,对世界也有很大影响。


常德治疗白癜风方法
厦门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巴中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台州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
沧州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