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汉沽信息港 > 育儿

两公司信披违规掩耳盗铃股转罕发警示函敲山震虎

发布时间:2019-08-15 16:44:09

“我不能确认是不是你说的这两家公司,这个问题有很多人负责,我只能说有关方面选择不披露两家公司的名字,是有相应考虑的。”3月21日,股转系统公司业务部人士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我们不知道相关情况,其他部门也不会知道。”

3月中旬,股转系统罕见发布一则《关于对2012年年报披露中存在违规行为的挂牌公司及中介机构实施自律监管措施的公告》,引起广泛关注。

按照《公告》中的描述,受到监管措施的两家挂牌公司,分别涉嫌擅自调整年报存货期初数据、及延迟发布再审年报长达一年的严重信披违规问题。

但是,股转系统并未公开相关企业及中介机构的名称,而以“A公司”和“B公司”代替。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斯福泰克(430052)及凯英信业(430032)与公告披露情况高度吻合。

年报季敲山震虎

在2013年年报集中披露季,股转系统选择以旧事敲打挂牌公司及中介机构,虽有些欲说还休,个中原因不难想象。

“我现在一个人在忙六个项目的年报披露,连续两周加班到凌晨。”沪上某场外市场部人士李林(化名)表示,“坦白地讲,这六家公司的持续督导,我从来都没有到过现场。但年报披露这种关乎职业前途的事情,我是不敢交到会计师事务所和企业财务手里的,必须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地过。”

据悉,股转系统尚没有对相关中介机构及人员进行过罚款、暂停业务资格、市场禁入等强力措施,李林的勤勉只是出于对未来风险的审慎考量。

经过业内访谈及信披材料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两家疑似受罚企业的违规行为远非“小偷小摸”。假如在主板及市场,已经足以吊销相关主办券商执照及会计师事务所的证券资格。

业内人士表示,考虑到毕竟还是市场培育期,股转系统选择怀柔政策。

北京斯福泰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2012年报中擅自修改存货期初数。比对其2011年的存货期末数,差距之大令人咂舌。

2011年合并报表数据显示,该公司存货期末金额高达780.34万元,而理应与该数字相同的2012年年报存货期初金额,竟缩水到33.56万元,较2011年年报数字缩小95.7%。

对于这种名目张胆的财务造假行为,该公司年报没有任何更正声明及相关解释。更讽刺的是,巨幅修改期初数字的年报还经历过该公司的一次“更正”,这一明显的“错误”被有意忽略,并保存到更新后的第二版年报,可谓“掩耳盗铃”。

“调整前的未分配利润为170.85万元,调整后的未分配利润则是亏损489.6万元。这做得并不高明,赤裸裸地操纵报表数字,毫无掩饰。”北京某事务所会计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为了解存货巨额变动的个中缘由,记者拨通了该公司年报中披露董事会秘书李鑫的座机,却被告知,李鑫已离职,可拨财务人员电话,但该人员表示临时负责与股转系统对接,相关情况不方便透露,要求邮件联系,并反问“这事情不是都过去了吗?”。

如此巨大的存货数字变动,难道2012年负责审计的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王荣前没有察觉?

对此,该所表示,王荣前只是挂靠,不是企业员工,无论是业务部门还是公司办公室都不知道此人的联系方式。

斯福泰克主办券商(,)场外市场部负责老总面对记者的采访邀请,则表示“没兴趣”。

“更新前存货账面数虚增,少结转主营业务成本,毛利率、净利润等财务指标大幅虚增。几乎可以确定,是会计师审计时未进行存货盘点,是直接确认的账面数。”前述会计师如是分析可能的缘由,“券商尽职调查未尽责,未对会计师工作结果进行复核。”

“更改未有说明和解释,信披违规是不负责任的说法,实际上就是重大舞弊。”该人士表示,“有可能是企业前一年通过调整存货进行偷税,股转系统公开披露后被部门察觉,面临追索及罚款,因此不得已悄悄修改成30万这个比较小的存货数字,这个数字可能就是2011年的真实情况。”

持续督导之殇

“持续督导对很多券商来讲都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特别是在企业拒交督导费用的情况下,券商就更没有积极性了。”李林向记者诉苦,“六家企业,都没有交纳区区几万元的持续督导费用。”

持续督导人员参与到企业的公司治理,无论从人力还是财力上,诸多券商都感到捉襟见肘,于是不难出现《公告》中“B公司”的情况。

凯英信业2013年4月24日突然发布《2011年年度报告及2012年中报更正公告》,彼时距2011年年报披露已过去一年之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其年报,发现新版年报大范围修改了2012年披露版本的财务数据。

那么,为什么会有财务数据“大洗牌”呢?

根据前述公告,“由于公司的2011年年报审计机构中审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项目经理的更换,2012年5月,我公司按中审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要求配合完成了工作底稿的重新提交工作。之后中审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了终版的2011年审计报告。”

也就是说,公司2012年5月提交工作底稿进行重新审计工作后,经过1年才对外披露新的公告内容。假如是因为会计师事务所效率低下,如此长的时间跨度未免不合常理。

如此明确的信息隐瞒,中介结构毫不知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事致电相关会计师事务所、主办券商,都没能取得联系。而当记者就此事致电公司时,却被告知董秘张旭数个“秘书”的号码,对董秘的号码则讳莫如深。截至发稿,记者没有得到这些“秘书”及张旭的回应。

“对于我们公司,现有人手能够把手头的新项目做好就已难能可贵,按规定,挂牌企业很多决议都需要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表决、批准,这些流程企业是否严格执行了,我们在外地,根本兼顾不到。”李林表示《主办券商持续督导工作指引》征求意见稿要求,具有财务、专业知识的人员至少各一名,意即每个项目都要配备至少一个专人。

记者查阅股转系统披露的这两家疑似受处罚企业的主办券商资料,假如按照人力消耗(即业务人员同时拥有司法、会计资格),人均需督导2.4个项目和3个项目。

“持续督导难的问题是行业普遍现象,但现在已经是两家以上券商担任做市商,未来持督导应该会有竞争,企业和券商可以双向选择。”沪上某实力券商场外市场部人士表示,“后续综合金融服务的基础是持续督导,这一块大券商有优势,未来可能出现专做推荐业务的小券商和专注于提供后续综合金融服务的大券商的市场格局。”

(记者微信号:leochang126)(编辑 巫燕玲)

乳房下垂纠正如何更有效?
黑龙江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沈阳精神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