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汉沽信息港 > 娱乐

考生曾用名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44:25

一  在宿舍推广兼职员的面前斜坐着的是一个身材瘦弱,愁眉不展的南方学生,叫曾(zeng)用名,穿着洗的发白的花格子衬衫和破洞的牛仔裤,蓬乱的头发和几天没挂的胡子看起来显得不像是二十岁的年轻人。两只眼睛的周围黑肿了一圈,白色的眼球布满了血丝,令人恐惧,时不时地转头看一下电脑的屏幕。他还穿着一双拖鞋。  “同学,你想好了没有,这个周六的兼职你到底去不去?”兼职员开口说道。“周末......对吧,整天呆在宿舍不是玩游戏就是看电影,出去赚点外快多好啊!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就是一个普通考试,对于你们大学生来说小菜一碟。上下我们都打点好了,只要你们机灵点儿就完全没事。如果你确定去的话我就记下你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到时候我们会根据每个地点的考生多少来分配小组长,你周六联系他就行了。”  “机灵点儿就完全没事,这么说还是有危险的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敢保证一定没问题。监考老师我们也在招兼职,有一部分监考老师照样是招其他学校的学生担任。”  “要考几科啊,题目难不难?”  “上午一科,下午一科。不难。嗯,下午考的那科还会提前给你答案,照着抄就行。”  “抄!不怕被人发现?”  “你抄的时候注意点,万一被监考老师发现了,他会示意你赶紧收起来,等他走了之后你再抄不就行了。嘿嘿,难道你高中的时候没有作弊过?”兼职员声音嘶哑地说,斜着眼睛瞄了瞄宿舍其他正在打游戏的三位同学。  “我......我高中从没有作弊......”  “嗯,看来你乖得很嘛!这样吧,即使被老师发现了,回来我们还给你五十块的辛苦费,要是你没被发现,而且考过了,一科给你一百。”  “考完了就立即给钱吗?”  “不,不是的,同学,要等两周之后在网上查成绩过了才会给你。”  “哦,对了,记得考完每科拍张照片发给组长,站在考试地点的大门前拍一张你和学校大门的合照,这样才能证明你去过。毕竟人太多嘛,就怕有的人弄虚作假,明明没去的,非要说自己去了,这不是害了人家嘛!”兼职员嘟囔着嘴,拿出一张表格。  “哦,既然是这样,我周六反正没事情干,算我一个,我去。”  “好的,那你在上面登记一下你的联系方式,等会你发一张清晰的一寸照片给这个QQ,他是你们的组长,然后他会根据你的照片选出和你们长得比较相似的准考证,周六那天早上七点给你们。”  “七点,七点?他怎么给我们?”南方学生有点怀疑地问。  “我们会有专门的大巴接送的,你只要在指定的时间到达指定的地点就可以了,组长到时候会给你们发准考证、身份证以及做好的小条。对!笔还得自己带,记得不要忘记带铅笔。”  “好!那如果起晚了,可不可以自己打车去,车费你们报销吗?”  “报销!报销!到时候你把凭条给组长。”兼职员不厌其烦地解释道。  “还有什么问题吗?”  “目前,嗯......暂时没有了。”  “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组长。嗯,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忘记说了,拿到准考证以后要拍张照,因为考完试后组长要立即收回这些准考证的,不拍照以后查成绩过没过就不方便了,对吧,过了才能拿两百。”  “嗯!”  “你问下,你舍友他们要去吗?”兼职员小声地说。  “他们?他们才不去呢,有两个周末要回家,另外一个天天都是宅在宿舍,不会去的。”曾同学扭头过去看了看三个正在打游戏的舍友。  兼职员拿起表格之后,退了几步,打开宿舍门,朝曾同学酸涩地笑了一下。“记得啊!周六一定要在七点之前到达指定的地点,不要忘记带笔啊......”然后轻轻掩了门走了。  二  周六那天,曾考生六点就起了,他穿完衣服后在卫生间草草地刷牙洗脸,十分钟后赶到了楼下的学校食堂,吃了几个包子,背上书包就赶往昨天和组长确认过后的指定地点。  步行了二十分钟左右,他走到另一所学校的大广场,广场上整齐地排列着七八辆大巴车。“前往河西区的考生请到我这里来签到。”一个左肩跨着公文包的二十五六岁的男子朝人群大喊,那是他们的组长。人群中的考生疏疏离离地走过来三十多位,曾考生也跟着过去,在签到表上签完字,就挤上了大巴。  曾考生坐在左边靠窗的座位上,望着车窗外黑压压的人群,显得有点惊讶。  “我们这组去河西区的考生都到了吗?有没有还没签到就上车的考生?有的话来我这里补签一下,我好确定你们的安全。”组长上了大巴,站在驾驶员旁边的阶梯上说道。  车内没有人回答。  “我念到名字的考生举一下手,然后我会给你们发准考证和身份证,昨夜我和几个组长对比了半天,才选出和你们提交的电子照片差不多的准考证出来。基本上都是长得有点像的,个别的考生实在是找不出相似的了。以防万一,发给你们的准考证和身份证上的信息你们在心里稍微记一下。”组长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证件,挨个发给举手的人。  车里的考生们拿着证件仔细揣摩,七嘴八舌地说着,“喂,你看,还有叫这种名字的,哈哈哈。”“这个考生的竟然是新疆的,上面的字都看不懂。”“长的真丑,还没有我好看。”  “妈的,这个年龄这么大!”“除了眼睛和鼻子和我长得有点像之外,别的地方一点都不像。”“操蛋,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  “哈哈哈!”  ......  “组长,这个人和我长得一点也不像,我还要去吗?”曾考生旁边一位戴着眼镜的男生举了手。  “这个,这个,其实没必要担心了,这种考试,检查证件的老师一般不会仔细看你的信息的,放心去考,有什么问题我们团队会解决。”  “哪万一我被人家发现了怎么办呢?他们会不会通知到我们的学院?要是这样的话我就不去了。”戴眼镜男生接着问。  “所以我才喊大家记一下证件上的信息,万一真的被发现了还可以应付过去。不过,这种事基本不会发生,上下我们都打点好了。”组长站在大巴的过道中间耐心地解答戴眼镜男生的疑问。  “我们早上考的科目是自己做对吧,下午的考试可以带小条,我就把我们提前做好的小条给大家,基本上下午的考试都能从上面找到答案。你们抄的时候抄的聪明一点,就都能过了。”大巴外一个同样挂着公文包的男子走到车门前,示意叫组长过去,递给组长一沓裁剪过的长纸条。组长接过之后,挨个分发长纸条。“之前叫大家带的笔都带了吗,铅笔和黑色签字笔都要带。”  “带了!”车内的考生几乎同时说道。  “没有带的考生来我这里拿一下。”“早上你们考完之后就在考点旁边找个地方吃饭,下午准时去考试就行,记得,不要迟到!别忘了拍照!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  “嗯!”  “考完回来记得给我发个短信报平安!”  “嗯!”  三  早上是上班高峰期,大巴在繁忙的路上穿梭。太阳的斜晖从窗户射进来,照在这些未来国家栋梁的脸上。车内的考生眯着双眼左倾右倒的靠在椅子的后背上。行走了二十多分钟,大巴就赶到了目的地。  车内的考生纷纷从车门走出。“大家千万别忘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众人只顾向前走,好像装没听见组长的话。  人流中也会有路的,但这儿没有,远远看去,只有几行歪歪扭扭形状各异的脚印,前方是围墙高筑地某某学校,校内广播的声音特别响亮“同学们,考试考的是一种诚信......希望同学们能配合老师。”围墙上面挂着的横幅上面用红底白字打印出来的一排大字,某某招生考试,明显就会给人一种震慑感。迎面的是四方赶来的“考生”,像极了朝拜者,双眼晶亮,这种考试是一种感召,像是一种仪式,考点中心有巨大的向心力,把一切情愿和不情愿的感情成分全部给吸引过来,这是一种超越宗教的宗教。这些朝拜者,也要接受他的洗礼。  他们在来的路上肯定是经过一番苦苦的寻找的。考生们站在红底白字的横幅前面,等待着门卫开门以及考试的信号。大门前,杵着各种年龄阶段的考生,有的从裤兜里摸出烟盒,熟练地拿出打火机把一支烟点燃,顺手把烟盒扔了出去,抽完烟以后,往沥青路上吐一口浓黄的痰;有的拿着手机靠在路边的电杆旁到处拍摄,他们可能刚好拍到刚才烟盒飞出的抛物线,然后拿出纸笔计算一下落地的时间,因为有一场考的是数学;几位穿着时尚的成年女性站在横条下面轻声地讨论某种成人的学术问题,条幅上面红底白字印出几个大字,“某某成人职称考试”;有的看到成人两个字顿时变得惊愕,看到的考生大多是三十来岁。曾考生站在围墙角下,心想:“我才二十来岁,难免会被别人发现。”于是两手插进裤兜,紧紧地把头缩进领子里。  很多人都拥挤在大门旁边的告示栏前面寻找考场和教室。曾考生从裤兜里伸手出来,小心翼翼地摊开手掌,瞄了一眼准考证上的考场号,趁着人少的以后悄悄地走到告示栏前面,找到了和考场号符合的教室以后,他又缩紧脖子走回老位置,等着门卫打开大门。  先经过大门前面老师的简单比对,再经过考场门前两个监考老师的信息检查,曾考生顺利地进入考场。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号,打量一遍周边的考生,大多数的年龄看起来都要比自己年长,曾考生微微低下头,把备好的笔和证件摆在桌上。老师走了进来,广播也响了,“同学们,考试考的是一种诚信......希望同学们能配合老师。现在请监考老师启动密封袋,并向大家展示。”监考老师听着广播里的指示一步一步地跟着做。曾考生拿到试卷以后,大体浏览了一下,觉得很简单,“这个可比我们学院的考试简单多了”,他心里想着。开始答题的命令一放出,他就健笔如飞地答题,不到四十分钟,交完卷就走出了考场。  他为这个顺利的过程感到欣喜,中午的时候,特意去了一家比较的餐厅吃饭。让他有点耿耿于怀的是,答题的时候,老师让他签到时对比了好几遍他和证件上的照片。不过,还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今天运气还是不错,他想。  另一科考试下午两点开始。在门口检查证件的时候,曾考生不再低着头,他站得很笔直地向考场门口比对信息的老师问好,乐滋滋地就走进了考场,想到两百块钱如此好赚,他高兴得忘记了低头。同样,考场内的广播响了起来,“同学们,考试考的是一种诚信......希望同学们能配合老师。”老师也跟着广播的指令一步一步做。  试卷发下来了,曾考生看着题目,掏了掏早就藏好的长条,一道一道地答得特别认真。监考老师同样也走过来让他签到,他签完名字之后继续埋头做题。  过了一会儿,一位六十多岁戴眼镜的老头儿走到他的桌前,曾考生感觉不对,抬头一看,以为自己作弊被发现了,满脸通红地盯着桌上的试卷。老头儿拿了一直摆在右上角的准考证和身份证瞅了好一会儿。  “这位同学,你抬起头来我看一下。”  前面的考生齐刷刷地转过头来。“老师,什......什么......事儿?”曾考生满脸通红地抬起来头,不敢看老师的眼睛。  “我怎么看你准考证和身份证上面的照片和你本人都不像,这恐怕不是你吧?”  “啊?怎么不是,那......那就是我啊。”  老师又仔细看了一遍,“我还是觉得不像,照片这么老,你看着这么年轻。”南方考生弯下头去做题,假装没有听见。  “既然你说这是你,那请你说一下你的家庭住址。”  “浙江省杭州市......杭州市......”  “杭州市后面呢?”  “杭州市下城区,下城区......鞍山道......”  “鞍山道哪里?哪一栋楼,自己的家庭住址你都记不住?”  “这位同学,麻烦你背一下你的身份证号码。”  “我忘记了。”南方考生的脸更红了,全身感觉到火辣辣的发烫。  “自己的身份证号都会忘记?你就说这是不是你?”  “是......是我。”  “既然这样,我也不能确定这个是你,就只能请你跟我们走一趟了,我们考试中心录得有每个学生的指纹和所有信息,你只要跟着我们过去核对一下,就行了。如果不是你,请你不要担这个风险,不然我们会对你替考的考生作出相应的处理,情况严重的话,我们还会上报到你的学院,上报公安机关,到时候就是刑事案件了,可是要坐牢的。”  “如果,如果这真的不是你,你现在走我们可以考虑轻罚。”  “那我,我......现在走可以吗?”曾考生颤抖地说。  “你把准考证留下。你跟着这个老师下去登记,考试结束后你才能走。”老师指了指在门外走动的监考主任。  曾考生巧妙地避过监考主任的盘问,考试结束后坐了大巴回到学校。晚上,考生打电话给组长,“组长,今天下午我被发现了,但是早上我没有被发现,是不是早上的过了我能拿一百,下午我还有五十的幸苦费,我感觉我早上的一定能过,是不是我能拿一百五?”  “一百五?都被发现了你还指望拿一百五?多给你五十。” 共 480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看性障碍因素进行护理
黑龙江的医院治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