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汉沽信息港 > 金融

疯子之死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15:12

那一天,他刚满30岁。  他有父有母,有兄有妹,有妻有子,但没有一个人为他的死而流泪。  人们都叫他“疯子”。我是在一年前认识他的。那次村人办喜事,我们聚在一起喝喜酒。我和他很自然的交谈起来,我告诉他我叫乔红,他一下子兴奋起来,脸上开满了笑容,用很高的音调说:“啊!是90年亚运会的乒乓球吗?”我也兴奋起来,便和他谈起了许多有关乒乓球的事,因为我也是乒乓迷。正当我意犹未尽的时候,忽然被身边的一只手拉了过去,悄悄的对我耳语:“他是疯子,别理他!”“什么……”我心里一咯噔,顿时紧张起来,再看他的脸时,便觉出他的笑狰狞恐怖,于是,我下意识地慢慢地向后移动脚步,在离他不到三米的距离,掉头就跑,直到很远才停下来,停了下来后,心还在砰砰的跳个不停。  时值秋天,树叶落了满地,懒懒的夕阳照得枯叶如同废旧金属一般泛着刺目的寒光。  疯子真的那么可怕么?出于好奇,尔后我开始有意注意起疯子来。他喜欢四处游荡,不分昼夜。他记性很好,和谁说过的话,他几乎都记得,我有时碰见他,他总是亲热地以“乒乓”称呼我,我则依然惶恐地避而远之,生怕他的脚步声会像影子一样缠住我。  有一次,他进到了我们的校园,在众目睽睽之下欢欣地高呼我“乒乓!乒乓!”我尴尬极了,脸胀得通红,急忙向同学声辩道:“我不认识他,我根本就不认识他。”然后拔腿跑掉,临了,还不忘砸给他一句“疯子!”那时,很多同学都认识他,有的使唤他,有的招惹他,有的捉弄他,还有的踢打他。门卫大叔急了,便用扫帚驱赶他。而他总是像他所给我的记忆似的挥之不去,——那天放学回家,我看见他一个人在打扫乒乓球台,扫得是那么认真,是那么干净。  夜晚,我坐在书桌前想着白天的事。一个和气善良的人怎么会是疯子呢?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妈妈告诉我,他是一个可怜人,原本和妻子一起在武汉做生意,但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疯了。他生性内向,与人交谈很少,他妻子总唠叨他不会做生意,给人做框架就把玻璃白送给别人,上门替人修纱窗从不收钱,他老婆几乎天天和他吵架。后来被人骗光了本钱,老婆跟人跑了,他也疯了。疯了后反而话变多了,而且经常到沙场上去给人帮忙,本村的人都愿意接受他的帮助,只是,没人把他当正常人看待。  秋风被白雪替代,冬日的夜晚一片惨白。我在沙场上替父亲看场子,冷得瑟瑟发抖。疯子突然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我壮了胆问他:“你真的是个疯子吗?”我本以为他听不懂,他压低音调说:“疯子怎么了?我才不要被链子锁住呢……”我很惊讶,“谁用链子锁你了?”他不出声。我又问:“天都黑了,你怎么还不回家?”他呼地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家?我不要回家!我不要回家!”他一边逃走,一边嚎叫,那冰凌一般的声音刺得我的神经阵阵痉挛……  从此,我再没有见到过疯子。  第二年火热的夏季,当全家人都在为我的中考成绩而欢天喜地时,我听到了疯子的死讯。爸妈都过去帮忙料理丧事,我也来到他的灵前上了一柱香。我好奇的问妈妈他是怎么死的,妈妈叹了一口气:“晚上到处跑,不听话,被锁在家里病死的。”  几天后,我坐上了上县城求学的客车。夏日的荷花开得很盛,很香。心里忽起一丝凉意:过不多久,荷塘的荷花就都要在秋风中枯萎了、凋零了…… 共 13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呈现原发性早泄应如何治疗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